李开复:中国为何将赢得全球人工智能的竞争




  到2030年,中国将成为全球人工智能行业的主要参与者。这不是来自研究员或学者的预测,而是来自中国政府的政策。

  中国国务院去年7月发布文件,计划在未来12年内将中国发展成为全球人工智能研究和应用方面的领先者。全球各国政府都在支持人工智能创新,但没有其他国家像中国一样发布统一的计划。更重要的是,中国有能力做到这点:中国可以比西方国家更有力地执行既定政策。



  不过,计划只是一方面。用知名拳手泰森的话来说,“在被打脸之前所有人都有计划”。但中国不仅制定了战略,并且以往的经验表明,中国有能力去执行大规模、目标远大的项目。“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正在重塑全球许多地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策则拿出了3200亿美元支持创业者,利用科技和创新推动从工业向服务业的结构性转型。

  中国科技行业的明星人物李开复表示:“国务院文件明确提出了,到2030年中国成为人工智能创新中心的愿望。这些文件在各地得到了有力执行。”李开复已经投资了300家左右的公司。通过风投基金创新工场,李开复也是中国人工智能创业公司的主要投资者。创新工场管理着18亿美元的资金,在中美两地进行投资。

  李开复指出:“所有部委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从科技部到教育部。”他详细列出了一系列激励措施,包括补贴、退税、引导资金和地方政府激励。在中国,地方政府与私人投资者扮演着同样重要的角色。“传统上,国务院文件能迅速调动整个国家,我们看到了中国的高铁速度,以及双创活动(2014年启动)在两年多时间里带来的6.6万家孵化器。”

  现年56岁的李开复是观察中国科技行业的理想人选。他处于不同寻常的位置,一方面是局外人,另一方面也是局内人。李开复出生在台湾,父母移民至美国,在卡耐基梅隆大学获得了博士学位。1990年,他被苹果任命为首席研究科学家,从事产品和管理工作,随后于1998年加入微软。在微软,他担任了多个高级职务,包括组建微软北京研究院。2005年,他被任命为谷歌中国总裁。在谷歌工作4年之后,他宣布离职,启动创新工场的运营。目前,通过对零售、交通、金融科技和机器人等领域的投资,李开复已成为中国科技圈明星,在中文社交网络上拥有超过5000万粉丝。

  过去10年,中国的创业文化迅速兴起。目前,阿里巴巴和腾讯等中国科技公司的价值正在超过美国同行。李开复相信,中国正在享受巨大的结构性优势,尤其是来自规模的优势。他表示:“人工智能的燃料就是数据,而中国拥有比其他国家更多的数据。尽管手机用户的数量只是3倍,但移动支付数量可能超过美国的50倍。经由人工智能引擎的处理,这些庞大的数据可以用于预测,提高效率,带来更多利润,削减劳动力,降低成本。数据优势是巨大的优势。”

  在西方国家,关于科技公司的权力和影响力,以及它们如何共享和使用消费者数据的争论仍在继续。与此同时,中国用户并没有这样的疑虑,而科技公司也是如此。本月早些时候,开发监控技术的北京创业公司商汤科技获得了6亿美元投资,估值达到45亿美元。

  李开复表示:“中国用户愿意为了方便或安全而拿出个人隐私数据。这并非明确流程,而是种文化元素。”

  不过,只有政策和市场规模还不够。为了利用机器学习和其他计算机技术为未来的创业公司提供工具,在全球化市场中人才也是必需的。

  李开复指出:“有大量工科学生准备进入人工智能领域。很多人有这样的误解,即人工智能是聪明的科学家为医药、金融、贷款、银行、自动驾驶汽车、面部识别等不同领域发明不同的算法。然而,人工智能并非如此。人工智能的基础性创新是深度学习,而所有人都在此基础上为不同领域进行订制。”

  “因此,我们并非处在发现的时代,而是处于执行的时代,数据的时代。中国在这些方面更有优势,许多执行者,或者说优秀的人工智能工程师,他们完成工作,让算法运行得更快,并连接至业务逻辑。”

  李开复认为,这样的优势意味着,欧美需要改变关于中国科技公司是模仿者的观念,承认实际上在某些领域中国的技术是一流的。这样的观念转变对欧美公司来说也有利。李开复认为,硅谷目前最大的危险在于以自我为中心,以及对领先地位自鸣得意。

  李开复说:“站在逻辑的角度,现在是时候向中国学习。然而在现实环境中,我认为欧美必须首先意识到,中国目前在许多技术、商业模式、产品和功能方面领先。例如,如果拿微信与Facebook Messenger或WhatsApp比较,拿微博与Twitter比较,拿支付宝与Apple Pay比较,可以看到中国领先于美国。从逻辑层面,美国是时候去学习,然而在现实中美国没有这样做。中国创业者对硅谷发生的一切了如指掌,然而硅谷只有很少的人非常熟悉中国。有些人对中国略知一二,大部分人则是一无所知。”

  李开复相信,中国最擅长的领域是将线上和线下世界通过复杂的传感器网络连接在一起,例如在零售环境中。

  他表示:“阿里巴巴和腾讯都在开发或投资实体店。这些实体店正在变得越来越智能,加入了人工智能技术,建立起人工智能赋能的供应链、库存管理,同时还在利用摄像头和其他设备去理解消费者,将线上线下消费者数据整合在一起,甚至发展无人值守商店。”

  2017年6月,创新工场向位于广州的自动化零售创业公司F5未来商店投资440万美元。由于没有销售员,客户需要通过智能手机下单,或是在店内大屏幕上操作下单。在移动优先的中国,90%的互联网活动通过移动设备,而这也是许多创新的基础,包括最复杂、无缝化的移动支付生态系统。在这个生态系统中,目前有7亿人的在线数据连接至阿里巴巴和腾讯的支付账号。

  李开复表示:“凭借最优秀的购物中心店内布局,美国曾引领世界。然而,未来的购物中心可能会是由中国人发明的,提供彻底的线上线下融合,对每位消费者的个性化,服务密集型产品的高效组合,例如儿童游乐区和娱乐设施,以及自动化服务,例如快餐和便利店等等。规模更小、效率更高的购物将重新定义未来的购物体验,这将是正在发生的线上线下融合的很大一部分。”

  李开复将中国国务院官员描述为“技术实用主义者”,他认为这给创业者带来了重要优势。类似地,硅谷的正统观念是鼓励创业公司在市场上推出不完美的产品,了解什么样是可行的,随后进行迭代。“相对于讨论出完美的方案,随后再作为定律去实施(某些西方国家是这么做的),他们倾向于推出产品,看看效果如何。如果效果好,那么就扩大规模,如果存在问题,那么就进行修正。”

  当然,这可能会产生重要的经济影响:美国卡车司机工会正在展开游说,试图保护其成员的工作不受自动驾驶汽车的威胁。然而在中国,这样的事情不会有太大影响。这表明,关于技术对劳动力队伍造成的结构性影响,不同国家的立法者之间存在文化差异。与此同时,随着美国和中国继续巩固对人工智能技术部署的影响力,较小的国家将受到不成比例的影响,因为这些国家在很大程度上依靠不熟练的劳动力去发展经济。

  “越来越多人工智能公司和科技公司将在价值创造过程中占据不成比例的份额。许多工作岗位将会被人工智能代替。”李开复表示,“贫穷国家可以通过廉价劳动力,通过低成本制造和出口来向上发展的模式已经结束。我认为,这对许多小国来说都是挑战,尤其是那些技术不发达,劳动力大军可能被人工智能取代的国家。”

  美国和中国的双雄争霸也将产生地缘影响,并形成两个不同的影响力圈子。一种可能的情况是美国科技公司将主导欧美,或许还有日本,而中国创业公司更可能通过与本地公司的技术和资本合作,在发展中世界建立自身的地位。

  李开复认为:“中国公司渗透东南亚、印度、中东,甚至南美市场,这是有可能的,对中国来说是利好。但即使没有这些市场,中国也很强大。许多中国以外的人都在说,‘你必须走到中国以外,才能成为大型的全球玩家’。尽管我认为全球化是件好事,而中国将在这方面取得进展,但我并不认为这非常重要,因为到目前为止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统一市场。这里有统一的语言、文化和政府,与移动支付完全连接杂一起。这可能与整个欧美市场加在一起同样重要。”

  尽管美国仍然处于领先,但李开复认为,实力对比将发生偏移。“中国显然拥有数据优势。中国的工程能力与全球其他地方一样好,至少接近一样好。中国的创业者可能比其他国家更强大。这里的资本总额与美国相当,而市场规模更大。双雄争霸的格局已成为现实,区别只是你可能会说今天美国仍然占得上风。不过我认为,这样的对比将发生不可避免地改变。”

  关注为之网官方微信公众号“VR平台”,获取更多VR/AR行业新鲜资讯。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VeeR 品牌升级上线 全力发展综合性VR内容社区

下一篇:推动人工智能应用 容城县政府与腾讯雄安签署战略合作

发表留言